格列佛游记续写

发布时间: 2018-08-01 编辑:119so.net点击: 下载地址: 格列佛游记续写.doc
格列佛游记续写

  格列佛游记续写(一)

  我,格列佛,在自己的国家和心爱的马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在这期间,我教化了自己的家人,让她们也学习一些良好的品德。他们在逐步改变,如今,已经和马相处得十分融洽了。我动起了再次去慧骃国的念头,我想在一个理想的地方度过自己余下的时光。

  于是,在九月二十日,我和家人收拾好行李,带着两匹马,踏上了一段旅程。一路顺风,大概在十一月初,我们靠近了一个很像慧骃国的岛屿,岸边的树和我曾经见到的一个样。我领着家人和马上了岛,顺着土路走很久,却没看见任何马蹄的印迹。我们又往里走了一些,脚下的路越来越平整,最终,我们走近了一座城市。

  街道上的人不太多,却显得行色匆匆,个个表情严肃,时不时地看一下手中的表。街道两旁是林立的高楼,一幢挨着一幢,几乎没有一点空隙。我向行人问路,只可惜没人搭理,他们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一样。这让我不禁想起飞岛国的“拍手”。后来,一个好心的乞丐为我们指明了去路,他是个英国人,一次航海旅行时遭遇风暴,漂到了这个岛上。他告诉我,这个岛叫时间岛,这里的人把时间视为至高无上的,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安排。他带我们去皇宫,门口的仆人说得等候预约,我们便随乞丐到附近旅馆休息。

  旅馆的房间很奇怪,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大大的钟,足有一个餐桌大,上面至少有十根指针。这里的人说英语,倒让我们感到很方便。每二天早上,大钟突然响了起来,是叫人起床。但我们昨天走了很久,都很累,没人理会钟声。钟声停止时,床立了起来,我一下从床上摔了下来,我的家人也是如此。我们只好站起来到楼下吃饭。饭菜闻起来似乎不错,想必厨师拿着秒表算火候。小女儿吃得津津有味,最后点儿还没吃完时,钟声又响了,整个餐桌随着地板上升至两米处,小女儿眼巴巴地看着美食离她远去,禁不住哇哇大哭。

  大约一个星期后,我才见到了国王,原来他在派人计算他生命的时间里能不能抽出见我的时间。他向我介绍了他们的国家。每个孩子从一出生就被安排,大到几岁上学,几岁工作,小到每秒钟干什么,都有明确规定。如果谁不听从规定,就要受死刑。他们规定每个人必须活到五十岁,如果谁没有活到,家人应向上天请一个灵魂,代替他活着;如果谁过了五十岁还没死,他也不能活,必须把他除掉。他们国家的人不用担心考试、就业、生病、住房等等,一切国家包办。

  这让我感到不安,实话说,我已经四十多岁了,我不愿死在这样一个刻板的国度,便偷偷逃离这个国家。当然,这没有被人发现,因为人们都在专心地做着他们的事情。我们还不忘带上那个可怜的英国冒险家。两个月后风们回到了祖国,结束了这次简短的航行。


  格列佛游记续写(二)

  四个奇异国家的游历结束了,我将乘“尼坦号”返回英国。轮船行驶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,夜色降临,大风暴也尾随而至。我经历了一次风暴,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,我把救生船推到海面上,利用绳索荡了过去。我望了一眼“尼坦号”划小船离开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天空泛起了鱼肚白,咆啸了一通宵的海面终于平静了。我隐隐约约地看到前方似乎有个小岛,我只好强打精神,奋力向前去,好不容易到了岛上,此时的我已筋疲力尽了,找了一棵椰树便躺下睡着了&helpp;&helpp;

  “咚、咚、咚。”似乎有东西在砸我脑袋,我睁开眼,原来是一些未成熟的小椰子。我抬头一看,一只小飞猴正朝我做鬼脸,然后跳到我的肩膀上,亲昵地蹭着我,似乎要我当它的主人,我给它取名为比克,于是,这只小飞猴成了我在岛上的第一个朋友。在比克的引导下,我在附近转了转,这是一片热带荒岛,十分偏僻,周围很少有船只经过。“嗯,看来我们得在这儿住一段时间了。”我对比克说。“吱!”小家伙欢快地叫着表示赞同。我们来到岛上一处阴凉、安静的地方。我找来一些长木头,像搭积木一样搭了一个小木屋,比克给我找到了霸王花的巨大叶片,这片叶子既能当大门用,也能很好的掩饰小屋。


第2篇:浅议古代诗歌的爱情观
负荆请罪续写(一) 秦王请赵王在渑池之会上见,赵王把蔺相如带了过去,又立了功,封为了上卿。大将军廉颇不服气。 廉颇立下了许多大功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。 蔺相如乘车出去时,碰见了廉颇,他骑着高头大马来了,而蔺相如叫车夫掉头,大家都说蔺相如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躲。可蔺相如对大家说是为了国家利益才躲避他的。 廉颇知道了,就仔细想了想,认为非常有道理,就觉得不应该为了自己争一口气,就不顾国家利益。他脱下了战袍,背上扎手的荆条,跑到蔺相如的府上。 蔺上卿廉颇边敲门边大喊。 蔺相如听见了,就马上跑到了门前打开了门。



变色龙续写300字(一) 厨师普洛诃尔领着小狗来到将军家,后面跟着穿着军大衣的警官奥楚蔑洛夫。卫士将奥楚蔑洛夫领进客厅,奥楚蔑洛夫看上去有点冷,不时将军大衣裹紧。 奥楚蔑洛夫站在客厅中,等着将军的哥哥──乌拉吉米尔﹒伊凡尼奇的到来。过了许久,伊凡尼奇从楼上缓缓地走下来,望着奥楚蔑洛夫缓缓地问道:是你将我的小猎狗带回来的?奥楚蔑洛夫慌忙连声答应。伊凡尼奇挥了挥手,示意他坐下来,然后皮笑肉不笑地问:你是怎样将我的狗带回来的?听说它咬了人?噢,说起来我就一肚子的气,这只小狗那么伶俐,可那个混蛋说这只小狗咬


格列佛游记续写相似文章

  • (1)负荆请罪续写
  • [db:摘要]

  • (2)范进中举续写
  • [db:摘要]

  • (3)凡卡续写350字
  • [db:摘要]

  • (4)窗续写
  • [db:摘要]

  • (5)储蓄罐空了续写
  • [db:摘要]

    [field:title/]